《勘测之音》

作者:战锤全面战争2

本文部分精选内容发表于重庆市勘测院杂志 转至 梧桐树叶
《勘测之音》
2017年第3期(总第142期)
2017年第4期(总第143期)

图为《勘测之音》杂志封面

抗战时期,重庆作为远东反法西斯指挥中心,黑室(Black Chamber)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概念,但是,对这段历史了解的人知之甚少,笔者走访了据说是当年破译了“珍珠港事件”等密电,为二战胜利奠定了重大基础的“中国黑室”。

图为“黑室”分布图 由重庆市勘测院绘制
1940年初,经蒋介石批准,专门破译日本密电码的机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正式成立,它由军统密电研究组、机要室研究组、交通部密电检译所合并而成,不久又比照当年美国雅德利的“美国黑室”之称,取名“中国黑室”。
抗战爆发前,国共交手,蒋介石屡次溃不成军。他发现虽然武器比红军强很多,但是因为情报不准屡吃败仗,于是除了大量从德国进口武器,甚至让德国军人来训练军队,另一方面,他开始重视密码破译。

微信图片_20170910120530.jpg

军统办公室.jpg

《勘测之音》。图为神仙洞军统办公室
《勘测之音》。抗战爆发,专门建立一个机构来破译敌军密码,显得尤为重要。当时,密码人才很少,蒋介石得知美国有一个破译之父,因为跟美国国务院关系不好,被开除了,一直靠赌博为生。通过当时的军统美国站站长,找到了这个人谈判。雅德利(Herbert O.Yardley,1889-1958)
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一生经历曲折离奇,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前身军情八处(MI-8)及美国最早的密码破译机关——“美国黑室”创始人。

2.jpg

图为雅德利
他在1917年至1929年之间,领导“美国黑室”用纯手工的办法成功破译了4.5万封其他国家的密码电报。雅德利在《美国黑室》一书中,描绘了他这段游刃于大国政治诡计之中的奇特经历。
1938年9月——1940年7月,蒋介石曾聘请他到重庆担任军统局顾问,培训破译学员,参与组建“中国黑室”,破译日本军事密码,与日本展开了鲜为人知的谍报战,他被称为“中国抗战秘密战线”上的第一外援。

衡舍.jpg

《勘测之音》。图为“衡舍”
雅德利当时居住在重庆学田湾的一栋洋房“衡舍”内(衡舍当时作为密电检译所在渝的办事处,与电政司上清寺办公处相距不远。“衡舍”位于枣子岚垭马鞍山西南麓,学田湾公路和枣子岚垭公路交叉处,沿马鞍山山脚到山腰依山而建,坐东北朝西南,为三幢二层或三层的砖木结构西式洋房,抗战时期门牌号为枣子岚垭8号。

衡舍坐标.jpg

图为“衡舍”坐标
当时,“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的“七君子”之一的邹韬奋一家五口居住在衡舍三栋内的一栋里,“七君子”中的沈钧儒也居住在位于“衡舍”背后的“良庄”。“衡舍”院子大门在第一栋楼房前方转角处,面临公路,现在的门牌号为人民路175号,最近这一带正在拆迁整治)

衡舍2.jpg

图为“衡舍”
当时军统办了一个小型的密电训练班,三四十个人,班址在重庆枇杷山神仙洞(神仙洞为军统办公室,位于枇杷山,一栋四层,青砖黑瓦,矗立山坡,视野开阔。

神仙洞军统坐标.jpg

《勘测之音》。图为神仙洞军统办公室坐标
大门采用两根白色罗马柱,屋内朱红油漆拱形木门,柏木门窗、楼梯,一层门厅内有楼梯可以直通地下室,屋外墙一边有侧门进出地下室,整栋建筑保存完好,现为重庆市文化局办公用地)

军统办公室.jpg

图为神仙洞军统办公室
雅德利讲授密电课程,训练军统密电研译人员,学生弟子都是中国人,他招了大量在日本留过学的数学家,这些人后来在“中国黑室”里破译过重要的日军情报,著名作家麦家的小说《风语》讲的就是以这群人为原型的故事。

图为神仙洞军统办公室

风语.jpg

《风语》取材于真实历史,讲述的是留日数学家陈家鹄携日本籍妻子,经过千难万阻,躲过日特重重追杀,回到重庆投身抗战,加入国民党组建的黑室,多次粉碎日军阴谋的故事。

图为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麦家出版的小说《风语》书影
电视剧《风语》没有指明黑室具体位置,只含糊透露说位于重庆主城边某座大山里。经多方打探核实,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黑室名字应该就是军技室,负责对日军密电的监听、破译等,抗战爆发后在南岸黄桷垭建立。

中药研究所内黑室.jpg

图为中药研究院内黑室
《风语》电视剧男主角的原型就是密电专家池步洲,据他的回忆录《一片丹心破日密》中写道:“军技室全室职工约四、五百人,下设六个小组,第一、二、三组负责破译日本密电码,第四组负责收报(人员最多),第五组负责总务,第六组负责破译中文密电码。

作者麦加.jpg

图为作家麦家在中药研究院内黑室
地址是重庆南岸黄桷桠刘家花园内,只是第四组为求侦收便利起见,设于刘家花园对面的人头山上,每天派人通过骑马将收到的的密电报送下山来,以供研译。

2016修缮中的黑室.jpg

图为2016年冬正在修缮的黑室

军委会译电人员训练班,据说在抗日战争以前就已开办,抗战开始,迁到贵阳(武汉沦陷,长江中游失控,国民党所有的译电机构,从长沙向西转移到了桂林和贵阳)即已停办。大约是一九四二年又在重庆恢复,由于地址校舍等问题,拖了不少时间,才于重庆南岸黄桷垭刘家花园附近(即今中药研究院)找到班址。”

中药所中的黑室.jpg

图为中药研究院内黑室
如今,在黄桷垭中药研究院内有一批挂着“经济部中央工业实验研究所”牌子的抗战时期文物建筑,黑室的行政和破译机构即秘密设置于此。笔者第一次去考察时,有建筑工人正在翻修整理,格局保留完好,木质楼梯、地板,貌似普通无特点,与民国时期的一般房屋并无二异。

中药黑室2.jpg

图为中药研究院内黑室
对面两公里外一处名为人头山的山顶,则是其密码监听处。当时物资及人员进出都通过马匹,人头山东面山坡斜地上,就是马场(笔者第二次考察时,偶然遇到正在用马匹驼砖准备上山的建筑工人,想来山陡路窄,几十年后的今天,马匹仍然是最适当的交通运输工具)人头山周围几百米没人居住,如果没有人引领,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人头上黑室坐标.jpg

图为人头山黑室坐标
直到今天,我们去寻找,也颇费了些周折。爬上人头山山嘴,近千平方米开阔地段上,尚存房屋一栋和大片条石屋基。

人头上小径.jpg

图为人头山黑室
几年前作家麦家也来过人头山,据他的说法,任何一处密电码破译机构,侦听和破译绝对是分属两个地方,特别是黄桷垭人头山遗址,一看就是当年黑室的侦听部门。所以我们看见的这残存的房屋,应该是当年用作接待的门厅,目前房屋已经垮塌,木料已经被当地老百姓拆去堆在自家院内,只依稀能看见残存的半截壁炉,部分门框的位置,以及屋外四周掩映在荒草丛中很多条通往各处的青石板路。

图为人头山黑室
重庆,位于东经105°17'-110°11'、北纬28°10'-32°13'之间的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年平均气候在18℃左右,冬季最低气温平均在6-8℃,夏季平均气温在27-29℃,日照总时数1000-1200小时,冬暖夏热,无霜期长、雨量充沛、温润多阴、雨热同季,冬季树木繁茂,夏季更盛,笔者第一次去考察时,正值深冬,但仍然枝繁叶茂,树高草深,上空不时有民航飞机轰鸣而过,据说当年日本飞机贴着山头飞来飞去,都没能发现下面的房屋和人畜。

人头上黑室山洞.jpg

图为人头山
沿着房屋旁边小路上行50米左右,找到一个洞口,约两米高,洞口已经被有关部门封闭。另外,山峰周围还分布着十来个不规则的洞口。据作家麦家考证,整个山峰被挖空,几条U字形隧道相对独立,正好符合谍报部门相互保密的需要,每条隧道应该就是一个科室,分别担负不同的任务。

图为人头山黑室山洞

图为人头山黑室山洞洞口
  池步洲,1908年生于福建闽清县,1927年前往日本,先后在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学习,并与日本姑娘白滨英子相爱结婚。1937年,他毅然携妻及三个子女回国,希望投身抗战报国。随后经人介绍,池步洲进入中统,侦收日军密电码,并进行研译。
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通过破译截获一份日本外务省致驻美大使野村的特级密电,确定4天后日军将偷袭珍珠港美军基地。

池步州夫妇.jpg

图为破译偷袭珍珠港情报密码的池步洲和他的妻子

据池步洲的回忆录《一片丹心破日密》中写道:“一九四一年春,日本政府任命野村吉三郎海军大将为特命全权大使前往美国,进行日美和平交涉。其所以特派野村大将出使,是因他过去在驻美大使馆当武官时,罗斯福任海军部副部长,利用彼此旧知关系,以期打开僵局。一九四一年七月二十六日美国政府因看到日海陆军进驻安南(越南)南进必不可免,认为日本政府对日美交涉根本没有诚意,故决定全面对日禁运并冻结日本在美资产,以资报复。于是日本政府又于九月六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在十月上旬之前如日美交涉达不成协议,则决心开战。

图为密码专家池步洲
其后日美交涉日益僵化,和平业已无望,日本进一步决定除外交官外,民间人士陆续开始撤退。但为掩盖日本开战企图,日美间定期客船依然按期由横浜开航,迎接最后一批撤退侨民的龙田丸亦于十月十五日开出。这些日本意图,美国还蒙在鼓里,珍珠港方面毫无戒备。而日本早已根据森村正(吉川猛夫)所提供的珍珠港方面军事情报,决定于十二月早晨偷袭珍珠港,但却狡猾地派遣来栖特使匆匆赴华盛顿搞假谈判,用以迷惑美方。其实,这个烟幕早被我于事件发生前五天破译成功的由日本外务省致野村大使的一份密电报中予以揭破。该密电报主要内容,记得如下:
㈠立即烧毁各种密码电报本,只留普通密码本。同时烧毁一切机密文件。
㈡尽可能通知有关存款人转存于中立国家银行。
㈢帝国政府决定照御前会议采取断然措施。

涂步山黑室残砖.jpg

图为人头山黑室残砖
以上电文是由日本外务省拍发的。我破译之后,深感该密电码的重要性,立即送交当时组长霍实子先生。我根据以前所译出的有关珍珠港的军事情报,对霍说日美之间也许要‘东风,雨’了。霍实子先生点头称是,并提起笔加注意见:‘查八·一三前夕,日本驻华大使川越曾向日本驻华各领事馆发出密电说,经我驻沪陆、海、外三方乘了出云旗舰到吴淞口开会,已经作出决定,饬令在华各领事馆立刻烧毁各种密码电报本子。这就说明日寇已经决定对我国快要发动全面战争。现在日本大东亚省(注:这是日本外务省之误)又同样密电饬令日本驻美使馆立刻烧毁各种密码本子,这就可以判明日本已经决定对美快要发动战争了'(见霍实子《若干事》第二十七页)。我在旁插话说:‘日期可能就是这个星期天’。霍先生点头同意,并说:‘我即当面报告毛庆祥代主任。’

图为人头山黑室残砖
当时霍即亲拿这份刚译出的日帝密码情报飞跑送到主任办公室交给毛庆祥主任。毛阅后也马上亲自将这份密电情报送到蒋介石手里。事后毛庆祥对霍说,蒋也立刻把密电内容通知驻渝美方。可惜的是美方低估当时中国研究日本密码电报的技术。不相信国民党中国已破译日本密码电报。同时还因为日本政府事先设置的一个骗局,派来栖特使到华盛顿佯搞谈判。美国信以为真,把中国交给她的那份重要情报,不予理会,以致珍珠港遭到日寇突然袭击,美国海军舰队受到重大损失,从而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随后,池步洲又破获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出巡日程电报,美军据此派出16架战斗机拦截,击毙山本五十六。

笔者李媛媛.jpg

图为笔者考察人头山黑室山洞
抗战结束,池步洲反对内战,放弃密电码研译工作,去了上海工作。解放前夕,他自问一生清白,拒绝撤退台湾。池步洲晚年陪伴妻子回到日本,2003年在日本神户逝世。
1945年,亚德利将自己在重庆破译密码的传奇经历写成了一本书:《中国黑室——谍海奇遇》。亚德利死后被隆重安葬在华盛顿的阿灵顿国家公墓,《纽约时报》在讣闻中称他为“美国密码学之父”。

图为人头山黑室周围栽种的腊梅

作者:
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会员
北京史地民俗学会会员
地图爱好者
李媛媛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