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

作者:战锤全面战争2

法国私掠船在与英国舰船作战

图片 1

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至于私掠船上的船员的待遇,由于船主为了招募到更加优秀的船员,其所开出的工资通常要比海军高上不少,且船员们也能按照一定比例参与战利品的分配。私掠船水手的日常生活一般也比海军更加“宽松”,规矩也没有穿制服的那么大。不过这里有一些特例,具体情况还是要看船长个人的领导方式。总体来看,私掠船员的预期收入要比参加海军更有吸引力,在一些比较成功的案例里,一趟收获丰厚的私掠就能让一名有经验的水手成为市民阶层中的中产阶级,有两三次成功的掠夺配上谨慎的理财观念大抵就能做到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六、私掠的终结

私掠船的形制没有一定之规,船主们在舰船的选择上有与海盗类似的偏好,说白了也就是对机动性的需求压倒了其他所有的方面。毕竟作为攻击者,你至少要拥有能在茫茫大海上追上敌人的能力,而在遇到敌国海军时还要有足够快的速度逃走。因此,私掠船所装备的大炮数量通常不是很多,人员配备却通常是普通商船的两倍甚至三倍。这样做的目的一者是为接舷战提供充足的兵力,二来在俘虏了敌方舰只以后,也能有足够多的人手将战利品开回母港。

图片 2

”Saucy Jack”号,来自马萨诸塞州的私掠船在战斗

私掠行为通常只发生在战时,在15世纪以后,欧洲各国一旦进入战争,发起私掠证来就像发传单一样,门槛通常仅仅是你是否拥有一艘能够航行的船。国家在99.99%的情况下都不会给你造船或者买船,也不可能直接将海军的舰只交给你,历史上仅有极少数的几次例外,而能够得此优待的人物大多属于当时活着的海上传奇,不是一般人能够企及的待遇。和平时期的私掠行为偶尔也有,但君主们在发放和平时期的私掠许可时就要谨慎得多了,毕竟这种行为可能会招致敌国的报复,甚至引发新一轮的战争。因此,和平时期的私掠固然有,也显得更加扎眼,其规模却远非战时那动辄数百艘私掠船在海上巡弋的规模可比(第二次英美战争中,美国方面登记在册的私掠船数量一直在200左右)。事实上,有一些观点就认为当年伊丽莎白女王对于私掠的青睐就是为了人为的恶化与西班牙之间的外交关系,经济上的利益反而是次要的。其理由就是与西班牙当时那庞大的海运船队相比,伊丽莎白手下的那几个私掠船长所能造成的损害其实微乎其微。

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因此至少从法律上讲,私掠船不是海盗船,对海盗行为的谴责不应该由私掠分担。船主领到私掠许可的一瞬间就成为了国家战争机器的一部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如果私掠者失手被敌国俘虏,若其能证明自己的私掠者身份、且俘虏他的人还拿法律当回事,私掠者就能够因此而被当做战俘处理,拥有被赎回的权力,也能在战后被释放,而不是像海盗那样经过草草的审判就被绞死。鉴于战争中对敌国商船的无差别攻击一直都是无法避免的情况,武装民船的这种私掠甚至可以被理解为一种“主动的自卫”。至于在和平时期由国家庇护的私掠行为也不能被视为海盗行为,因为与海盗相比,它们更像是由君主所雇佣的海上特工,君主支付给他们的报酬是政治庇护、和港口的停靠权力(有时还有直接的投资),其任务就是破坏他国的海上贸易。

图片 3

美国、英国、法国都曾将私掠船当成海军的重要补充

《文明5》的海上单位,前排右起第二为私掠舰

由于国家也要参与分成,且私掠所得在一些时期也要被课税,私掠者的直接收益肯定是没有海盗来得多。但相对的,私掠者所承担的法律风险也要比海盗小了不少,至少在母国,私掠者不用担心被当成海盗通缉,虽然出国后被当做海盗绞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即便一切都照章办事,私掠者还是有可能陷入这样或那样的法律纠纷,轻则被罚款、吊销私掠许可证,重则被送上绞刑架。造成这一窘况的最常见问题之一就是“打错了”,即私掠者错误的攻击了私掠许可证允许范围外的船只。尽管脑子没出问题的私掠者都会极力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但这种“事故”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常见。其原因之一就是当时的许多船只在航行时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通常是为了躲避某国海军或者是走私)悬挂假国旗,而在缺少有效沟通手段的、人人自危的波涛之上,通常要等到两轮炮击过去、水手开始接舷战以后双方才能发现大水冲了龙王庙。但到了此时,可能双方都已经有了人员伤亡了。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当属著名的“基德船长”,他的悲剧发端于攻击了一艘由英国人担任船长的、在法国东印度公司手中购买了通行证的亚美尼亚籍商船。于是问题就来了,基德持有的是英王颁发的私掠证书,使得他在当时能够合法攻击的对象只有法国船只。基德本人在俘虏了敌方船只后想要将其释放,其理由是猎物所属的国家亚美尼亚是中立国,船长又是英国人。但基德的观点却遭到了船上水手们的反对,他们认为既然该船在法国东印度公司手中购买了通行证,就等于其接受了法国人的保护,与法国船只无异。水手们的说法在当时并非全然没有道理,不过真正促使他们做出这一决定的恐怕还是长时间的一无所获的航行与被俘船只上装载着的巨量的金银、珍贵的纺织品以及其他来自亚洲的货物。总而言之,基德没能拗过处于叛乱边缘的水手们,最终还是夺取了这艘船。而他本人也因此被指控犯有海盗罪,在日后被捕处死,他此前失手杀死自己船上一名炮手的罪行业成为了被指控的一条罪状,其所掠获的财宝的藏身地则成为了大航海时代最引人遐思的谜团之一。

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德雷克同志

私掠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主对特定国家的船只进行劫掠行为的许可证,是国家鼓励私人船主帮助本国海军对敌国海上力量进行攻击的一种手段。私掠证书制度隐含着这样一个法律前提,那就是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私人船主对他国船只进行的攻击会被视为海盗行为,而私掠许可证就是对这种行为的一种授权和赦免。除此以外,私掠许可证上往往还会注明战利品的分配方式、私掠船能否使用海军的港口和补给、能否悬挂他国国旗、能否对他国城镇进行陆上劫掠等细则,因此也具备了一点商业合同的味道。

在私掠最流行的那些年头里,人类90%的成员从事着农业和手工劳作。与务农与手工业也相比,航海本身就一种能够以更快的速度积累个人财富的职业选择,私掠更是提供了一种一夜暴富的机会,也远比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浪漫得多。丰厚的潜在收益与相对较低的风险(与纯粹的海盗相比)让许许多多的船主将自己的商船武装到了牙齿、搭乘了许许多多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们,以比海军更加灵活、有时也更加疯狂的方式扑向了敌国的海运线。

二、私掠制度出现的原因

法国私掠者登上英国东印度公司商船

私掠制度的好处显而易见,它能让国家财政几乎不额外花一分钱预算的情况下、立竿见影的提高国家的海军实力。事实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私掠者都是一国海军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对海军强国还是弱国都是如此。在西班牙无敌舰队覆灭的格瑞福兰海战前后,英国与西班牙双方都有相当部分的私掠船参与其中。在“乔治王的战争”中,法国私掠者在数年间让英国人损失了4000艘大小船只,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些船只如果停靠在一起将是一种什么情景。随后的西班牙继承战争与奥地利继承战争中英国也分别损失了3000多艘船,而英国的私掠者也为对手造成了差不多的伤害。私掠船对战争究竟能造成多大影响至此可见一斑。

没有有效的远程通讯手段也时常会让私掠者陷入更加可怕的麻烦。由于一次跨洋的巡弋可能会持续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私掠者经常会错过停战消息,致使有些私掠者会在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的情况下继续攻击敌国的舰船,造成外交上的纠纷。这种事情哪怕在当今最发达的司法体系中也会造成相当大的争议,更何况是在点灯还没有真正发明的时代了。因此,有经验的私掠者在面对这类问题时都会格外谨慎,比如弗朗西斯·德雷克在1580年完成了他的环球航行回到伦敦时就没有直接停泊上岸。由于害怕自己会因为此前攻击西班牙舰队的行为而遭到审判,他慎重的选择了先派几名小弟进城打探风声,看看伊丽莎白女皇是不是还罩着他。

图片 4

五、私制度的优缺点

图片 5

一艘美国私掠船的复制品

首先大家要搞清楚一件事情,当时的司法系统与当代相比还显得十分简陋。在这个前提之下,在法庭上确认双方责任的审判就很容易陷入“罗生门”式的争吵。赔偿方面的纠纷还是次要的,但正所谓人命关天,若是死者中有什么大人物的亲族,这事儿就真的不好办了。此外,即便没有打错,私掠者也还可能遭遇其他的法律问题,比如要像正规军那样优待俘虏,原则上也不能在至官方报备之前私自处理战利品。而这两者都因为缺少来自官方的直接监督,经常让私掠者因为各种理由的诬告而被送上被告席。

最后,在来一张巴博萨船长,oh yeah~

可无论如何,该条约还是以一般国际法的形式保留了下来,在此后逐渐得到了几乎所有国家的承认。没有了法律上的庇护,私掠已经与海盗无异,而在蒸汽铁甲即将统治海洋的那个年代,留给私掠者与海盗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与海盗一样,私掠行为到了20世纪基本已经完全消失,成为了架在历史书里的干花标本。或许,等到人类开始畅游星海,私掠者与海盗的传奇才能再次得到延续吧?

战时的私掠船队相当于一支志愿海军。由于在绝大多数时代的绝大多数情况下,私掠者无论是所使用的船、粮食、大炮还是船员的工资都要由船主来支付,使得私掠者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成色最足的一支志愿军,远比近当代的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志愿军更加“志愿”。在成功的夺取了一艘敌国商船之后,私掠者会选择一条安全的路线返回本国母港,并在登岸之后向国家相关机构报告。相关机构首先会对战利品进行认定,当确定掠夺所获确为敌国资产后,所得船只及货物都会通过正规的渠道进行拍卖,利润由私掠者和国家瓜分(这比海盗的销赃方式方便了 ),惯例是由私掠者拿大头,国家拿小头。且由于信息的严重不对称,私掠者要想额外在战利品上多揩点儿油,国家很难彻底清查,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图片 6

一副较早的宣传画,教会用来诋毁法国私掠者的宣传材料

图片 7

图片 8

从上面的情况我们能够看出,由于私掠船在雇佣船员时的考核倾向与普通商船不大一样,船员们的叛乱几率也要比普通商船高上一些,而这些叛乱的结果几乎肯定是让给海面上新增一批无国籍的弄潮儿。事实上,历史上每一次海上强权之间的大战都会造成私掠者的爆炸式增加,在战后又会催生出一大批的新海盗。他们的主要组成部分就是没捞够好处的私掠者、失业水手以及其他因为战争失去了立身之本的平民百姓,而在他们中间,控制着海盗活动最基本工具“船”的私掠船主无疑起到了轴承一般的核心作用,无论其是有意为之,还是被逼无奈。

悲催的基德船长,上面那句话在法庭上让他陷入了大麻烦

图片 9

图片 10

四、私掠船与私掠战术

如果船主身兼私掠船船长的话,其所获得的收益则要比一般的海盗头子还多一点儿。原因就是私掠所得并不会按照海盗惯常使用的那种船长拿两份,其他人拿一份的方式均分。除此以外,那些业绩格外突出的私掠船长还会获得来自君主的额外奖励,平民可因此受封为贵族,贵族则可能获得一些荣誉头衔,进而在其所在的政治圈子里获得进一步拓展家族的资本。这种改变社会地位的诱惑有效的吸引了许多有产者加入到了私掠的行列中,也创造出了一大批咸鱼翻身的英雄故事。

丹麦海军与英国战舰交战,其中一艘为私掠船

图片 11

最闹心的是内战时期的私掠者,而由于内战的特殊属性,海军实力落于下风的一方经常会给私掠者开出更具诱惑力的条件。可问题在于,内战的另一方几乎从来都不承认对手所开出的私掠许可证,这就使得站错队了的私掠者几乎100%会在战后被当成海盗处理,也让欧洲的许多内战在战后都会催生出一批走投无路的海盗。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美国南北战争中,当时的北军拒绝承认南部邦联政府开出的私掠许可证,要将被俘的南部私掠者及其船员全部当做海盗绞死。时任邦联总统的杰佛逊·戴维斯立刻向北方发出抗议,同时威胁要按照1:1的比例处决北军被俘军官作为报复。北军无奈,这才赋予了这些私掠者以战俘的待遇。

图片 12

1856年在巴黎签订的海事法让大多数的海上强国撤走了对私掠的法律庇护。条约的具体内容比较拗口,大体可以理解为签约国将不再攻击装载着战略物资的非敌国民船,也不再攻击装载非战略物资的敌国民船,同时不再发放私掠许可证。几乎当时主要的海上强国都加入了这一条约。最主要的反对者是美国,当时山姆大叔的海军之路才刚刚开始,其常备海军与欧洲列强相比还简陋得仿佛没穿裤子,其在战时唯一有效的海上防御手段就是私掠,故拒绝在条约上签字。此时已经风华不再的西班牙也拒绝了跳跃的签订,不过在日后也表示尊重条约的基本精神,但保留了发放私掠许可证的权力。

图片 13

造成私掠制度出现的根本原因是对海军力量的无限需求,与欧洲中世纪前期的海军构成方式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大航海时代开始以前,欧洲的封建君主一般只拥有规模很小的常备舰队,甚至有些君主的麾下完全没有海军。国境内的船只大多为商人所有,一些有贸易传统的家族与修士会也会拥有一些船只。在战时,君主就会雇佣或者征用这些船只为国家服务。后来,海战逐渐在战争大戏中扮演起了重要的角色,各国也都开始建立起了常备的专业海军,但即便在欧洲各国海军实力最强大的那个年代,航行在七海之上的舰船中各国的海军也只占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海军又是个无法直接带来利润的烧钱买卖,在动辄持续数年的全面战争中永远都是不够用的。面对这一问题,各国都打起了自家民船的主意,希望找到一种有效的方式让这些稍加改造就能作战的大小船舶能够为国家服务,私掠制度也就因此应运而生了。

三、私掠者的生涯

法国私掠者在母港登岸

私掠船长Otway Burns之墓,用其战舰上的大炮进行了装饰

但是,私掠制度也有它的隐忧,那就是在缺少直接监督的情况下,私掠者在海上的所作所为很难得到公正的裁决。这种道德风险几乎必然会演变成外界对于私掠者的不信任。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样,私掠者的荣誉观和生活方式与海盗差异很大,绝大多数私掠者都会小心谨慎的规避可能会被视为海盗的法律风险。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私掠者还是会有一定的机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海盗。造成这种悲剧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私掠者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陷入财务上的困难,进而铤而走险;比如私掠者可能有意或者无意的在私掠的过程中严重触犯了法律,如犯下了谋杀罪(针对敌方或我方船员),又如袭击了本国或友好国的船只等。

图片 14

有些人可能认为国家可以随时征用这些商船,强迫其加入海军作战。这是唯我独尊的逻辑,在欧洲的大多数时代都行不通。因为尽管君权神授的观念在文艺复兴之后也还有其社会基础,但任何一国的船主阶层在那个时代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社会力量。他们要么是锐意进取的贵族,要么是市民阶级中最有钱有势的那些人,至少也是沿海的乡绅,总而言之,国王不见得惹得起这些家伙。如果在一场关键战争中真的这么搞,估计在敌人兵临城下之前,国家就会被内乱搞得乌烟瘴气了。

法国私掠者与美国商船直接的较量

在严肃的内容开始以前,先让我们认识一下巴博萨船长,迪士尼乐园里最知名的(前)私掠者

图片 15

图片 16

报纸上在号召人民足组建私掠队袭击西班牙

历史上有许多相当成功的私掠船船长,其中最著名的大概要属兼职探险家与航海家的弗朗西斯德雷克。在游戏中,《大航海时代2》里的驾驶着“二百五号”的奥托·斯宾诺拉大概还能勾起不少老玩家的回忆。《加勒比海盗》中的巴博萨船长也在英王手下干过一阵私掠的买卖,不过后来还是转回了本行生意。除此以外,许多朋友对于私掠者的了解都局限于中学历史书上所讲述的只言片语,在偏见的阴影之下,私掠者的形象也因此与海盗高度重合,其主子们自然也成了所谓的“最大的海盗头子”。这是一种相当肤浅的观点,事实上,说私掠者是国家雇佣的海盗大致相当于将士兵说成是国家雇佣的杀人犯,对私掠者是一种相当不公平的评价。

图片 17

私有制所带来的高效率也在他们的身上体现得格外显著,私人船主永远都能比拿国家俸禄的海军军官更好的运营海上资产。他们或许无法替代专业海军在大规模海战时的作用,但在其擅长的猎杀方面,无论是战术的灵活性、对资源的有效利用、信息的收集与分析、以及投身工作时的认真态度等方面通常都会比海军有更好的表现。且由于包含船员在内的私掠者一旦战败被俘后被当成海盗处理的可能性永远存在,这也使得他们在战斗中多了一分有进无退的血性,而这在接舷战中往往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图片 18

美国私掠船阿姆斯特朗将军号

美国私掠船响尾蛇号的模型

私掠船Lynx号在1812年所使用的大炮的复制品

虽说收入丰厚,风险也相对较低,但私掠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私掠者和海盗的大行其道让没有武装的商船变得和美人鱼一样稀罕,每一次的掠夺也都因此伴随着生命的危险。从承受对方的炮火轰击到最终决定性的接舷战,私掠船的水手们在战斗时所承担的责任一点儿都不比正规的海军少,伤亡自然也就在所难免。对那一时期海战不甚了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鲁索·克劳主演的电影《怒海争锋》,在那之后一定能够明白,在那个沉重的铁球横飞、尖利的碎木四射的环境里,人的生命根本就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大多数的私掠船都是商船改造而来的,但如果一场战争持续的很久,一些家底格外殷实、或者在初期私掠活动中尝到了甜头的私掠者可能会增加投资,进一步的改造私掠船,甚至干脆建造完全为了掠夺而设计的专业私掠舰。一些私掠者甚至能够建立起自己的私掠舰队,船只配备与战术素养也俨然是专业海军的水准,在各国都能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海上力量。

图片 19

图片 20

来自《全面战争》的一张图,私掠者与海军重型舰只对抗很难占到便宜

私掠者舰船的吨位和炮数大多不高,极少有超过海军护卫舰级别的私掠船,因此,私掠者在战斗中也要更加谨慎的选择对手。为了弥补单艘舰船火力上的不足,私掠者们有时也会结成舰队活动,甚至于执行类似扫荡任务的本国及盟国海军同行,以这种方式去捕获更加强大的目标,甚至袭击敌国海军。私掠者单独与海军对抗的情况并不常见,可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私掠者与敌国海军的交锋在客观上不可避免。由于鲜有能和海军重型舰对抗的舰只存在,若是真的碰到了护卫舰及以上级的海军舰艇,私掠者大多只能选择逃走,若是逃不掉的话问题就严重了。但在更轻量级的较量中,私掠者却未必会落下风。凭借着较好的机动力与较强的接舷战能力,一些聪明果敢的私掠船长在面对落单的海军轻型舰只时时常能够有所斩获,比如美国私掠者托马斯·波义耳船长就曾经俘虏过一艘英国海军的双桅帆船圣劳伦斯号——一艘装有14门炮的双桅纵帆船。

图片 21

无论当代的娱乐传媒如何用浪漫主义的肥皂给海盗们洗白,都无法从根本上抹去其杀人越货的盗匪本质。而在大航海时代,还有一批人看上去与海盗干着几乎完全一样的勾当,其境遇却是天差地别。这些人不仅能够大发横财,还能赢得国家与人民的尊敬和赞誉,甚至因此获受封为贵族,从此光宗耀祖。这些人就是私掠者,Privateer。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