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星球的执法官都集聚此处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作者:战锤全面战争2

图片 1

第五章

维克崔克斯·索若拉

维克崔克斯·索若拉星球上肮脏的绿松石色彩的大气随着黄昏的降临变得更加阴沉了,围攻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第八个小时。一道铁丝网警戒线环绕着内政部综合大楼。这里位于瑟罗迦德的心脏地区,该农业星球第二大定居点内。围攻线到处设置着钢铁尖刺路障,覆盖了所有射击角度。一队队的法务部警官和防暴装甲运兵车防护下的突击小队向张着黑洞洞窗口的凶险大楼展开侧翼迂回。有几扇窗户被打破了,大楼前面的整齐铺砌的石板路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破碎的尸体,他们都是在前进的路上被阻击火力击倒或者是被人从楼上的窗口中扔出来。第12小队的剩余力量曾经试图强行突入建筑内部建立一个立足点,但是随后法务部的突击部队就被敌人部署在门厅内的高能激光武器和自动武器火力所分割歼灭。

法务部执法官从整个星球上集合前来此处,有一些甚至来自其他星球。执法官是帝国法律的终极执行者,他们不仅仅对当地政府部门负责,还直接听命于上级部门,形成一股范围覆盖整个银河的强大法律铁腕力量。执法官从整个维克崔克斯找来最优秀的防暴队员和攻击小队和他们最好的装备,将全副武装的他们编成小个单位执行攻占瑟罗迦德内政部综合大楼的行动。当黑暗势力如此强大之时,唯有皇帝陛下的正义方可驱散这一切,而执法官就是皇帝的正义化身。

整个星球的执法官都集聚此处确保正义得到伸张。不管瑟罗迦德内部被什么异端叛徒腐化了,既然他们伸出了肮脏的手,那就没有理由不将整座大楼用暴力摧毁,然后对里面发现的任何人施以帝皇的正义。

第12小队就这样整肃完毕前去在最危急之处执行帝皇的正义——法务总管本人用自己的名字给这次行动命名,整个星球的执法官都集聚此处确保正义得到伸张。但是异端们早就严阵以待,第12小队瞬间就被敌人撕成了碎片,8名执法官为维护帝国法律的尊严献出了生命。

法务总管本人在围攻的第六个小时由维克崔克斯的太空港乘坐太空梭降到地表亲临前线。在他到达移动指挥部之前,指挥部已经遭受了好几次来自综合大楼上层的集火攻击。执法官中的狙击手们用他们的长程激光狙击枪向那些黑黢黢的窗口反击,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他们对敌人信息的掌握就像这窗口一样一头雾水,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两个,敌人人多势众,而且装备精良。

他们熟悉综合大楼的内部结构,并且有着严密的组织。第12小队的幸存者报告说他们遭遇了戴着猩红色面具的男人和女人的攻击,嚎叫着怪异的战吼。他们穿着长至拖地的黑色大衣,典型的内政部制服。至于其他的,他们依旧毫无头绪。

没人知道异端们是否挟持了人质。或许有,但是人质可不会给执法官们带来优势,某种邪恶在瑟罗迦德生根了,他们必须代表正义铲除它。

在法务总管接手指挥后一会,当地防卫中心报告有两架雷鹰炮艇从近地轨道上向瑟罗迦德飞来,与此同时,一艘星际战士打击巡洋舰向这个星球上那小小的行星防御部队指挥中心表明自己的身份。

卢比肯号来了。

阿拉里克可以看到执法官们的脸颊上深深刻着的他们沉重的使命留下的印记,他们环绕着阿拉里克,他们知道自己肯定或早或晚的要全面进攻综合大楼,其中的一些人会像第12小队的下场一样。但是现在的事实是星际战士加入了他们!只存在于孩童故事里和教士说教里的半神战士活生生地行走在他们中间,这甚至比进攻大楼给他们带来的心理压力更大。阿斯塔特修会已经800年没有被部署在圣伊维瑟之径,如今却有三十个星际战士来到这里,证明他们面对的敌人要比他们怀疑的还恶毒许多。

他们中的一部分觉害怕眼前的星际战士更甚于即将来到的强攻,阿拉里克猜测到。他们不在星际战士的听力范围内说话,即是说也是充满敬畏的悄悄地低语。为什么星际战士会来到这里,本来法务部前来接管此处的只会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是现在居然惊动了星际战士!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即使是执法官领队队长也震惊不已,急忙用无线电联系指挥中心要求总管解释一下情况。

整个星球的执法官都集聚此处确保正义得到伸张。阿拉里克希望执法官们不会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在战斗中有些许犹豫。但是丽姬娅告诉他瑟罗迦德的邪教徒不是混沌信徒简单的单一自发行动。他不知道她是如何从特瑞普托斯惊人的海量的信息中获得并归类这些信息的,但是她从成千上万的混沌信徒的活动中总结出了某些共通的规律,对某种圣物的损毁,对一个有着多种存在形式的对象的崇拜,迦戈图罗斯正在执行着他超出任何人类能理解范围的宏大缜密的计划。他是他的信徒眼中的飘渺而若即若离的主人,和伟大的他相比,信徒相信自己毫无价值。到处都不断地发生由不知名的混沌力量诱导的谋杀。他们急切地想要为主人服务,他们渴望死亡,而圣伊维瑟的法务部力量在超负荷的运转着,并且在保证他们后一个愿望得以实现的工作上展现了令人赞赏的效率。

“桑图诺就位”仲裁者桑图诺的声音通过通讯器说道。桑图诺小队擅长近距离接敌,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桑图诺将会用他的纳美西斯权杖将任何胆敢靠近的敌人的鲜血生生榨出来。坦克里德的终结者小队和吉海因的惩戒者小队在广场的另一面,准备和执法官队伍突袭综合大楼后部的入口。

“执法官兄弟们,法律的执行者们。”法务总监的冷峻声音在执法官们的通讯器里回荡。“终结此处异端的时候已经到了。我们知道正义终将来临。某种邪恶降临并且在这个世界生根,对你们绝大数人而言,这是你们的家乡,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维护正义的力量。来自阿斯塔特修会的战斗修士们,星际陆战队的战士们会和我们并肩作战。这足以告诉你们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处境有多凶险。”

法务总管听说圣伊维瑟中来了一支星际战士部队,在审判庭的指挥下行动。不管他是否因为阿拉里克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或者因为他们夺去了执法官们作为进攻矛头而感到不悦,他都没有表现出来。阿拉里克对坐在移动装甲指挥车里协调200多名执法官,以及围攻线上的法务部力量的法务总管的表现印象深刻,他是个身材高大,皮肤呈旧皮革颜色的男人,他全副披挂着仪式盔甲,一只手握着一柄动力战锤,行动专业而简单直接。

阿拉里克和桑图诺已经就位,他们负责攻取门厅,穿越第12小队被敌人火力击溃的地区前进。由无数办公室,走廊和小礼拜堂构成的噩梦般的迷宫网络会阻滞任何进攻力量的正面推进,所以坦克里德无与伦比的终结者突击小队将会从综合大楼后部进攻,吉海因小队将会建立一个火力点,压制试图将大楼后部的空旷停车场变作杀戮区的异端们。

执法官们将会和他们一道,50名执法官和他们一起在路障后,又惊愕又畏惧地看着这些毫无预告就突然加入他们的银甲巨人。执法官们手持霞弹枪和自动武器,前锋部队则拿着动力锤和防爆盾。星际战士和法务部人员加起来的人数超过200人,这是整个星球上所有的全部力量。对抗混沌已经消耗了这个星球太多的人力和资源,而这次进攻将是对抗这个星球上的混沌的顶峰,如果他们失败了,整个圣伊维瑟都会付出代价。

“全部就位,总管大人。”阿拉里克通过通讯器说道。桑图诺,吉海因和坦克里德用同样汇报就绪。阿拉里克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手下弟兄,隐蔽在倾斜的钢铁路障后面。“李科斯,和我一起。多尔翁,做前锋,必要时直接砸开大门。”多尔翁点了点头。多尔翁是他手下中一名膂力过人的悍将,他的纳美西斯武器是一柄战锤,其庞大的体积在整个战团武器库都无出其右,但是却完美的适合多尔翁。“剩余的所有人,持续射击并且移动,执法官们会处理剩余的敌人,我们的任务是直插敌人心脏并且摧毁其中隐藏的秘密核心。坦克里德小队的任务和我们一样。记住,我们尚不知道敌人手里掌握着什么,我不能保证我们不会陷入泥潭之中,在对抗千面魔君的战斗中我们已经牺牲了太多的弟兄了。”

李科斯紧握住他手中的灵能炮。多尔翁,韦恩,郝瓦恩和克劳斯托斯将一只手放在胸甲前嵌有恶魔之书之处,让其中神圣的知识引导他们战斗的双手。

“吾乃破敌之锤,灭敌之心。”阿拉里克起头默念道。

“吾乃恶魔之灾厄.....”他的整个小队回应着默念祷文。.

这是一曲古老的战前祷言。阿拉里克作为仲裁者的一项任务就是在战斗之前带领他的手下们从精神上做好战斗的准备,如同他们准备自己的肉体和装备一般。通过通讯器他可以听到坦克里德和他的终结者小队也在坐着类似的祈祷,桑图诺也加入了祷告。附近的执法官们惶恐不安,充满畏惧地注视着这古老的战前仪式。

“魂兮归来,执戟擎梁。帝皇之光,引吾道途。首身可离,我心不惩。帝皇威灵,终不可凌。”

“所有人员注意。”总管厉声说道。“攻击行动开始!所有作战单位前进!”

路障霎时打开,整个广场映入阿拉里克的眼帘。几乎与此同时的,从丑陋,漆黑的综合大楼上层窗口开始倾泻出密集的火力。法务部狙击手的反击立刻换以颜色,将大厦的一面的玻璃打得如雨点般落下。

装备防暴装备的执法官冲在最前,他们的盾牌高高的举着保护身后的队友们。阿拉里克不会躲在这种防护后面,他大步踏出已经是纠结一团的前锋线,多尔翁在他前面,阿拉里克可以看见桑图诺也同样地前进,和他的手下跑步前进。他们将会第一个冲击大门,杀入门厅的一侧,阿拉里克将会从另一侧攻入——从第12小队全军覆没的那一侧。

整个星球的执法官都集聚此处确保正义得到伸张。射击打在广场的光滑地表上,含混的喊叫声代表某个执法官中弹受伤了,防爆盾被子弹击中发出金属断裂的巨响。一发自动武器子弹正好打在韦恩的肩甲板上,又一发击中了阿拉里克的脚上。古老的动力盔甲将这两发射击轻而易举的弹了开来。

“克劳斯托斯,掩护射击!”阿拉里克可以看到建筑的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他可以看见被炸开的窗户,里面的异端们正在占据有利射击位置向下开火。克劳斯托斯,他手下最好的射手,从他手腕上的风暴爆矢枪中射出了一串怒吼的爆矢弹,这爆矢弹的后坐力足以折断一个普通人的胳膊,却伤不了星际战士分毫。他一边开火一边前进,爆炸性的子弹打在一扇窗户的框架上,混沌教徒的掩体被摧毁,他们四散奔逃,却被法务部狙击手一一打穿喉咙倒在地下抽搐着。

“郝瓦恩,韦恩,继续火力压制!”阿拉里克命令道,爆弹火力从他的小队中倾泻到大厦中。混沌教徒的反击火力也更加密集了——他们有高速激光武器,也许是集束激光器,向推进的执法官队伍喷射出灼热的红色光束。迫使他们卧倒寻求掩护。郝瓦恩趔趄了一下,他的一条腿被激光打中,留下一道红热的凹痕。

桑图诺推进到了正门,他一脚踹开大门,米克若斯兄弟跟上,用他的重喷火器喷出一股烈焰吞噬了整个门厅。

“多尔翁!”阿拉里克吼道。“破门!”

整个小队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不得不排成线性队列加速前进。多尔翁冲向大门,脚步都没停下来,将他的纳美西斯战锤挥出了一个大大的弧度朝着大门砸去,把大门上的防弹玻璃锤成了飞舞闪烁的碎玻璃片。

阿拉里克第二个进入门厅,他的自动探测仪立刻将视线调整为适应昏暗的门厅内部的模式。一个心跳的功夫他就了解了周遭环境——他的附近有几条向上层楼层通去的楼梯,上面悬挂着写有顺从和勤勉祷文的横幅,毫无疑问,内政部的祷文。泰拉内政高阶领主的雕塑伫立在一汪喷泉中俯瞰整个门厅。他的双手被砍掉,眼珠也被刻意挖出。喷泉中的水漆黑如墨,臭不可闻,从雕塑基座喷出的水被尸体所堵塞。从一楼和二楼不停的有人向下射击。阿拉里克看到一张张戴着猩红色面具的脸,他们身上的内政部制服被扭曲成了叛徒的标记。池中漂浮的尸体也是内政部员工。尸体中有穿着暗褐色的工人制服的,还有穿着工头大衣的人,以及穿着黑色盔甲的执法官尸体。

阿拉里克开火了,爆矢弹咆哮着向上层射去,打断了一个混沌教徒胳膊,他一阵抽搐,从一楼的栏杆上摔了下来。但是还有许多敌人在上面。尽管在爆矢枪火力前不值一提,但他们还是将桌子竖起来当做掩体,灰骑士们没法在这里作战,除非有更猛烈的火力来扫除敌人。

桑图诺已经进入大楼,跃过破碎的家具残骸冲进了办公室之中。

阿拉里克朝着随后打破大门,突入门厅,正遭受来自上方猛烈火力攻击的手下陆战队员打了一个急促的手势,指向门厅另一侧的礼拜堂入口。大理石地板被打的粉末飞溅,一发流弹削去了高阶领主雕塑的半个脑袋。

“他们在上面架设了一挺自动炮!”多尔翁通过通讯器说道。

“火力压制!转移阵地!”阿拉里克喊道。自动炮虽然古旧过时又效率低下,但是他们射出的大口径炮弹甚至能击破星际战士的动力盔甲。阿拉里克小队向自动炮火力来源处集火射击,一边穿过通往礼拜堂的拱门。

礼拜堂是一间狭长,充满了黑色大理石雕刻出的座椅的房间。祭坛上装饰着描绘有勤勉的帝国公民在神圣的顺从和责任下团结统一的图景。一位内政部下议员趴在诵经台上,显然是在演讲时被杀害的。

阿拉里克知道他们在这里——不仅仅是出于直觉,一阵声响,一道模糊的人影。就在他转身之时,他们嘶嚎着从埋伏着的座椅中冲出,一打异教徒,除了他们充满仇恨的双眼外浑身覆盖着血迹。

他们这其中的一个挥舞着一把刀子冲向阿拉里克,阿拉里克将他举起来扔到一边,听到他重重砸进墙壁,肋骨破碎的声音。阿拉里克挥舞起他的纳美西斯长戟将一个敌人斩首,然后顺势用长戟末端狠狠捣进了另一个教徒的腹部,一下将他打飞落入椅子之中,将之砸的粉碎。风暴爆矢枪在他的身边开火,射穿木头,将躲在后面寻求掩护的教徒打倒。他们嚎叫着死去,不是因为疼痛,而是仇恨。

激光手枪在幸存者中开火射击——阿拉里克抓住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腕部的爆矢枪开火,将他从被抓住的手臂往后的躯体打成了碎片,溅满了远处的墙壁。多尔翁从座椅中直接冲了过去,一击就打飞了两个教徒,一旁的郝瓦恩也用纳美西斯长剑把一个教徒戳了个对穿。

阿拉里克小队继续前进净空礼拜堂,用远程火力打扫座椅之间可躲藏的阴影。阿拉里克弯腰将最近的尸体翻过身来。这个死去教徒的面具掉落了下来,阿拉里克看见的是一张年轻的内政部工作人员的面孔,和不计其数的为帝国庞大的官僚机器运转而服务的男男女女一样平凡。但是这个人的皮肤却不一样,像是烧伤的皮肤形成的灼烧疤痕从他圆睁着的眼睛开始环绕,延伸到他的脖子,然后往下深入隐没在他的内政部制服下。这是混沌在他身体上的印记,如同在他灵魂上的印记一样,维克崔克斯·索诺拉上的混沌教徒确实已经堕落到了极致。

从门厅中穿出了执法官和异教徒之间激烈交火的声音。阿拉里克知道如果他们错过了这个进攻的机会,执法官们就会被包围然后屠杀殆尽。灰骑士们必需继续行动。

“多尔翁!”阿拉里克朝着最近的墙壁点了点头。“打开一条路。”

多尔翁随即冲向石墙,使劲全力撞了上去。墙壁那薄薄的一层大理石破碎开来,多尔翁的盔甲包覆的巨大躯体撞过墙壁,一头扎进木头和石膏之中。

郝瓦恩跟进,挥舞利剑劈开一条路。阿拉里克随后冲过这个洞口,他看见天花板上飘舞着一条条色彩斑斓的彩带,面前的房间低矮,排列满了办公桌。沉思者计算机被大堆的纸张满满围着。主管的控制台像是分割线一样伫立在大片的工作区之中,天花板上的大梁悬挂着服从的严肃口号,“勤奋就是救赎”、“帝皇在注视着你。”

就在阿拉里克环顾四周时激光枪朝他开火了。他俯下身,在最近的一个工作台后寻找掩护,激光不断在他的盔甲上弹射开来。混沌教徒在不断射击,多尔翁发出一声怒吼,撞开挡路的工作台冲向敌人。多尔翁对星际战士作战守则非常了解,其中一条就是——当你战斗时,尽可能接近敌人,这样你超人的体能和力量优势就能最大化的发挥出来。

阿拉里克向前挺进,借用工作站提供的少许掩护,他可以看见敌人躲在掩体后面开火。郝瓦恩的反击火力击穿了他们脆弱的掩体,穿透了两个敌人的身体。多尔翁身在一片他冲锋时掀起的碎木屑和纸片的风暴中,他冲向最近的教徒火力点,猛力挥舞着战锤,腕部爆矢枪不时开火覆盖战锤打击的盲点。随着更多小队成员的进入,灰骑士的火力越加强大。

阿拉里克就像在他自己脑海中听到一样清楚地听见一道声音,这声音穿过他的自动感应仪直接深入到了他的灵魂。上次他听见这种语言还是在一个夜色包围着的丛林中,追捕躲藏在丛林之中的混沌女妖时。这语言是从他们与之发誓效忠的黑暗力量本身的交流中发出的。只有最高阶的混沌巫师和混沌冠军才知道此种语言,阿拉里克知道,这声音的来源正在命令他的手下冲锋。

一大群男女一边开火一边冲出掩体,他们一直在内政部大楼中等待,等着第一波摧毁防线的攻击来到好让他们展开反冲锋。他们都是内政部员工和仆从,检察官,甚至还有一个下议员,他们装备着从军务部仓库中洗劫来的激光手枪和自动武器,他们手持刺刀,刀剑,手枪,甚至挥舞着拳头。他们一边冲锋一边用混沌语言恶毒的诅咒着。

“保持阵型!”阿拉里克大喊道,数秒后,敌人便冲到了眼前,他的小队环绕着他,纳美西斯武器做好了抵抗冲击的准备,激光束撕裂空气,打在他们的盔甲上。阿拉里克感觉到他的脑后模糊的嗡嗡作响,他盔甲上的反恶魔护盾开始启动,反馈在他的灵能感知力上回响。他能感到混沌教徒发散出的浓烈的仇恨,就如同他们散发出的臭味一样。

4、50个教徒的冲击撞在灰骑士阵线上。在灰骑士砍杀猛击敌人之时,那个混沌巫师一直大叫着命令。灰骑士的每一击都切断一截肢体或者一颗脑袋。多尔翁的战锤在密集的人群中砸出一大片飞舞的血花。阿拉里克看见疯狂的眼神在人群中闪烁,男人和女人,年老的和年轻的。活着的在嚎叫着诅咒,死去的在痛苦中尖叫,喧闹的噪音达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阿拉里克努力在碎尸中前进,抓住袭击者丢向一边。混沌巫师在办公室的另一侧——这是个下议员,帝国在维克崔克斯这种星球上委任的最高级的帝国官员,穿着华丽的黑色大衣,上面装饰着银质和金质的流苏和腰带。他的脸颊被一层层结痂的疤痕覆盖,那些东西是如此的浓密,以至于他的脸现在只是一片丑陋的肿块而已。

在阿拉里克爬上一个工作台朝他前进的时候,混沌巫师举起了一只手。一道闪电瞬时射出,阿拉里克被炽热的蓝白色闪电爆炸所包围,但是他的灵能护盾挡下了这一击,磐石般坚不可摧的信仰保护着他的思想。阿拉里克的爆矢枪射出一长串子弹,但是在巫师面前爆矢弹突然爆裂成了紫色的烈焰,消弭无踪。

巫师转身逃窜,阿拉里克紧追不舍。从身后的战斗声中阿拉里克知道他的小队正在努力杀出一条路跟随他前进,但是阿拉里克不能等了,他必须独自追捕。

巫师穿过办公室,钻进了一道狭窄的出口,进入了大楼的更深处。阿拉里克冲过工作台紧跟着进入狭窄的门廊,把挡路的障碍打得粉碎,他的自动感应仪调整着他的视线适应眼前的黑暗。

内政部大楼最中央的部分曾经是绝大多数仆从工作的地方,他们在一条长长的长凳上工作,不停地填写永无止尽的表格和标记时间表。他们四周环绕着勤勉的口号,受到下议员的牢牢监视,整天被灌输着对帝皇而言,节约劳力是毫无意义的说教布道。

现在工作室已经消失不见了,地板和天花板都被挖空,形成了一个洞穴般的大厅。下面是一团纠结紊乱的燃烧着的残骸。裸露着椽子上悬挂着大量涂抹着鲜血和污秽的邪恶的徽记和异端文字。

在房间正中央,耸立着一个整整三层楼高的怪兽般的沉思者计算机,就像一个庞大的机械器官一样,摇摆的吞吐着从顶上灌入的数据核心,熔炉一样臃肿的身躯喷射着蒸汽和烟雾。整个工作室的沉思者计算机肯定都被组合在一起造成了这个坐落在巢穴里的巨大引擎。它生锈的黑色外壳覆盖满了扭动着的邪恶文字,随着它的运转而时不时发出威胁的低鸣。遍布的阀门和电枢颤抖着,就像一群嗡嗡声作响的昆虫一样。

混沌巫师在一堆残骸上空凌空奔跑着,劈啪作响的巫术能量环绕着他的双脚。他回过身,看见阿拉里克还在追逐着他,一边向巨兽般的沉思者计算机飞去,一边开始吟唱一种音调尖利的可怕巫术祷言。

黑色的闪电开始在机器周围爆裂开,它开始急促的隆隆作响。阿拉里克的护盾变得白热,现实宇宙的屏障开始变得模糊,被撕裂。从空气中出现的黑暗裂隙中伸出了扭曲的躯体和邪恶的面孔。

“恶魔!”阿拉里克通过通讯器大叫。“阿拉里克小队,桑图诺小队,立刻向我集合!”

恶魔是混沌意志下被创造出来的肉体,同时也是黑暗之神的仆从。他们是愚蠢的人类口中所言的撒旦,是黑暗大军中的步兵。恶魔有威胁的不仅仅是他的肉体,还有他的精神侵蚀力,他们能够把前去对抗他们的军队腐蚀,最终用来对抗他们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帝皇要创造灰骑士,对他们来说,恶魔的言语不是诱惑,仅仅只是一种邪恶的另一种形式而已。

看来丽姬娅是对的,阿拉里克一边跳进坑里,一边想到。他能听到他的小队接近的声音。阿拉里克双脚落地,立刻开始奔跑,他的四周闪烁着,恶魔的躯体从黑暗中连接成型。

他冲向最近的恶魔,他能感到它在环绕着阿拉里克灵魂的坚定信仰护盾前畏缩后退。一群恶魔在他前面出现,阿拉里克利用他们迟疑的瞬间率先出击,他用长戟劈倒了一个,但是立刻就被包围在中间。这名巫师一定比丽姬娅猜测的还要强大,因为他正在从亚空间召唤真正的混沌恶魔前来助阵。

阿拉里克对身边的恶魔左刺右砍。变异扭曲的手抓住了他,嚎叫着的血盆大口喷出火焰灼烧着他的盔甲,疯狂的双眼喷射出仇恨。阿拉里克的战斗兄弟们正在努力将恶魔从他身边赶开,桑图诺小队到达了大坑的边缘,开始从上方用爆矢枪倾泻出支援火力。

阿拉里克双手抓住一只恶魔,将他举过头顶硬生生撕成两截。他冲过混沌裂隙,风暴爆矢枪向他身后的恶魔咆哮着开火。他头顶上就是计算机,红色的火焰在它的核心燃烧,剧毒的蒸汽从排气口汹涌喷出。阿拉里克看到在机器的底座环绕有一圈粗糙雕刻的神像,黑色的闪电在他们四周跳跃。巫师本人站在机器的最顶端,两把白银色的火焰在他的手上缠绕着。阿拉里克瞄准目标,希望能把他打得失去平衡,中断他正在进行的邪恶仪式。灰骑士被证明能够有效抵抗巫术和物理直接攻击,但是这不代表巫师不会召唤更多的恶魔淹没他们或者干脆让整个建筑倒塌活埋所有人。

“吾乃破敌之锤!”通讯器中传来一声怒吼,然后阿拉里克看见了仲裁者坦克里德的庞大身影攀登到了混沌巫师的身边。巫师回过神来,银色火焰从他的手中喷薄而出淹没了坦克里德,围绕着他的终结者盔甲形成了一道燃烧的光环。坦克里德举起他的纳美西斯长剑,果断的一击击中巫师,剑刃从混沌巫师的肩膀砍入,一直劈到他的腰。巫师的上半部分身体被劈开,从中泄露出银色的火焰,劈啪作响的流淌着,随着力量的流逝而慢慢的消退无踪。随着力量从他破碎的身体里涌出,混沌巫师发出一声尖利的哀嚎。机器上面的魔文开始闪光白热,好像在饥渴的大口畅饮巫师死亡爆发出的能量,但是在巫师的两片残躯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之前便黯淡了下来。

“很高兴见到你,坦克里德兄弟!”阿拉里克说道。“你来得正是时候。”

“我在路上不得不料理了好几个才赶得过来。”坦克里德回答道,他的终结者兄弟们此时在机器上占据了几个射击点。

一阵恶魔的嚎叫传来。仲裁者桑图诺带着他的陆战队员用整齐的阵型向恶魔倾泻凶猛地火力,吉海因小队在大坑的另一侧做着同样的事情。恶魔血肉在交叉火力下分崩离析。坦克里德带着他的队员下到了机器旁,从阿拉里克身边冲过,扎进了恶魔堆里。恶魔本来丑恶的哀嚎顿时随着坦克里德的终结者小队践踏着他们的躯体,刺穿他们的四肢而升高了一个八度。

阿拉里克看到罗卡斯兄弟削去一个恶魔的头颅,德·瓦因兄弟将一个恶魔砍成两半。阿拉里克的小队帮助着他们消灭恶魔,多尔翁用他的战锤把一个恶魔击倒在地。不到一会,所有恶魔都变成了地上五颜六色,鲜血淋漓的残骸,只留下了他们垂死时的痛苦尖叫。

执法官小队开始从大坑附近出现,霞弹枪声在附近回响,剩余的混沌教徒正在被赶出消灭。阿拉里克通过通讯器听到法务总管正在大吼着命令,组织小队扫荡整个大楼,切断异教徒的防线,趁着灰骑士的攻击造成的混乱局面一举打倒敌人。执法官们正在执行清扫行动,将大楼分割成小块区域,射杀其中任何移动的目标。随着他们的地下领袖被杀死,混沌机器被帝国的铁腕牢牢摁住,维克崔克斯·索若拉的混沌教徒彻底覆灭了。

阿拉里克穿过残骸,拾起一张混沌机器中缠绕着的纸片。这座巨大的机器还在沸腾着冒出黑烟,但是它的轰鸣声显然降低了。

“......当千面魔君崛起时,整个银河都将成为他的玩物,人类将会成为万变的助手,就像星辰会按照千面魔君所侍奉的辛烈治的意愿熄灭一样......”

如此的邪说写满了每片纸张。这座机器的用途现在清晰了,迦戈图罗斯就是用它来和他的信徒们交流的。没有人用巫术维持它运转,现在这机器内核中的火焰已经熄灭了。随着它的内部分崩离析,传来一声声丑陋的声音。

阿拉里克丢下纸片走向环绕着机器的木质神像中的一个。这是一个从树的躯干中挖出,粗糙雕刻成型的木像,黑色的木头被烧焦成了黑色。神像模糊的像个人类的形象,但是却有着众多的手臂,脸上布满了眼睛,环绕着一张大张着的嘴巴。雕刻者笨拙粗糙的雕刻方式让它看起来更加扑朔迷离。

“阿拉里克向法务总管通话。”阿拉里克透过通讯器说道。“我们在此地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将会取走我们需要的证据,剩下的局面交由你们处理,我建议你们将这里的一切烧毁。”

“明白。”总管回答道。“我听到你们的通话了,刚刚的事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总管大人。不要让你的人在此逗留,毁掉一切。”

“当然,仲裁者......我们很荣幸能和你并肩作战,我想他们从未敢想过有一天能和星际战士共赴战场。”

总管其实和他的手下一样,因为星际战士的出现而感到震惊,他的声音无法抑制的表明了这点。

“我们有着同样的敌人,总管大人。”阿拉里克说道。“你的执法官们表现优异,请确保他们完成剩下的工作,摧毁一切混沌教徒的残余。”

“当然会。帝皇与你同在,仲裁者。”

“帝皇与你同在,总管大人。”

阿拉里克拿起神像和一把纸张样本。神像比它本应该有的重量要沉,就好像它不想被阿拉里克拿起来一样。

“阿拉里克向所有单位通话,即刻返回雷鹰炮艇。我们找到了任务目标。桑图诺,掩护我们穿越广场。吉海因,我们在着陆点碰面。坦克里德,和我一起撤离。”

阿拉里克率领他的小队从大坑中撤离。他们穿过遍布着尸体的办公室和礼拜堂,穿过门厅,在这里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法务部和上层建筑内的混沌教徒之间的交火。执法官们正在统计伤亡,照料伤者,地板上血迹斑斑。

灰骑士穿过了弹痕累累的广场,回到了等待着的雷鹰炮艇上。阿拉里克回头看着滚滚浓烟从建筑的顶层涌出,总管听从了他的建议,整个内政综合大楼开始熊熊燃烧。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