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

作者:侠盗飞车4秘籍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米兰·昆德拉认为“小说是一种知识综合的想法”,介绍一个角色、描述场景、将行动带入其历史背景中,将角色的一生用无用的片段填满。他的小说有两种典型,第一,复调,将异类元素统一进建筑于数字七的结构中,比如《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第二,闹剧,同类的,戏剧的,避开不可能性,比如《告别圆舞曲》。

无需刻意学习和模仿,每天翻开《巴黎评论·作家访谈》读上那么一篇,也能酣畅。找到自己的信念,并坚持下去。因为你看,他们每个人都在用人生经历讲述如何坚持写作、如何坚持阅读、如何克服困难,以及如何放松自己以利于更好的写作。写作擅是如此,更何况其他呢?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卡波蒂平均每周读五本书,什么都读,包括标签、处方和广告。海明威总是在读书,有多少读多少。奥斯特一年四季始终读书,发现读书时最大的快乐是通向自身丰富有趣的世界。埃科有五万册藏书,一直鼓励年轻人多读书,因为读书是一条扩宽记忆容量、极大地丰富个性的理想途径。

二、写作信念

写作是一种输入行为,需要大量的输入来支撑。阅读是最简单也最便捷的方式,当然还有音乐、电影、戏剧等等。

]三、写作技巧

卡波蒂通过短篇小说训练写作技巧和控制力,他说“多写是唯一的利器”,写作过程中研究如何用“最自然的方式讲故事”,控制自己的情感,冷静的分析,使故事形象化,形成自己的风格。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海明威说“最好的写作注定来自你爱的时候”,写作可以向其他作家学习,还可以向画家、作曲家学习,学习去看、去听、去想、去感觉,单纯努力的尽自己的可能写到最好。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马尔克斯是通过漫画开始写作的,是《百年孤独》的作者,认为想要成为一个作家,得在写作的每一个时刻都保持绝对的清醒和良好的健康状态。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埃科认为“写作是一种爱的行为--你写作,是为了付出某些东西给他人,传达某些东西,和别人分享你的感受。”在他所有的小说里,都有一个年轻的主人公,在一系列的经历中成长、学习、受难。

试问,如果你也坐上了那辆老爷车,能够与作家们交流,你最想知道什么,又最想问什么呢?想深入了解作家们的生活,不需要穿越回“黄金时代”,读《巴黎评论·作家访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还有生活中的逸闻趣事,性格中可爱逗趣的一面,在访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作家们对写作的热忱和坚定的信念,令人敬畏。

厄普代克一直想以画画或写作为生,享受“把想法变成思想,思想变成文字,文字变成印刷品”的过程,发表了几乎所有形式的文学作品,认为想成为作家唯一的办法一定是不停的写,直到达到能发表的水平为止。

《作家访谈》是美国文学杂志《巴黎评论》的招牌栏目,几乎涉足了世界文坛中二十世纪下半叶至今所有最重要的作家。通过轻松愉悦话家常的形式,展开了与作家们的谈话,谈论自己、谈论他人、谈论作品、谈论创作、谈论正在做的事、谈论将要做的事。《巴黎评论·作家访谈》收录了四十八位作家的访谈,分为三卷先后出版,《巴黎评论·作家访谈Ⅰ》选录了其中十六位作家的访谈,揭开了作家们别开生面的一幕。

凯鲁亚克说自己“讨厌写作,从中无法得到乐趣”,但曾经用三天三夜写完了《地下人》,用三个星期写出了《在路上》,非常疯狂。认为作家需要独自清净,认为写作是将大脑的实际成果呈现的过程,喜欢用感情写作,作品受爵士乐、波普、电影、佛教的影响,特别是大乘佛教的影响。

卡波蒂写作时必须躺下来,有香烟和咖啡才能思考。纳博科夫总是在卡片上写作,写作前先有个整体布局,然后慢慢往里填空。奥斯特写作时迷恋用方格笔记本手写,将笔记本视为可供思索和自我检视的秘密之地。

一、写作习惯

午夜时分,在街头等待老爷车的到来,期待再次回到黄金时代,与菲茨杰拉德参加派对,和海明威讨论作品,请斯泰因指点小说等等,一切的一切,处处惊喜,令人着迷。

卡佛年轻时生活窘迫,想写东西但没有时间和地方写,酗酒而后又戒酒。写作时每天都在写,大部分时间花在修改和重写上,尽自己的能力写好写真实,认为一点点自传加上很多的想象才是最佳的写作。

亨利·米勒说“写作是一件无声无息的事”,是拼命把未知的那部分自己掏出来,绝不伪装,是什么样就写什么样。

五、消遣爱好

如果你看过伍迪·艾伦的电影《午夜巴黎》,一定会对男主乐此不疲的穿越印象深刻。欧文·威尔逊饰演的吉尔去巴黎度假,在某个闲逛的午夜,遇到了一辆老爷车,穿越回“黄金时代”,先后认识了菲茨杰拉德、海明威、科尔·波特、斯泰因、毕加索、杜娜·巴恩斯等人,这些人物在伍迪·艾伦的演绎下鲜活清晰,吉尔遇见每一个人时都兴奋得不知所措,抓住一切机会与对方交谈。

在访谈中,作家们的写作习惯、写作信念、写作技巧、阅读数量、消遣爱好等都是读者关注而且也是采访的侧重点。

海明威总是站着写作,每次写作之前都会削好铅笔,每天早上六点开始写,写到中午,记录每天的文字产出量,晌午时分开始每日半英里的游泳。村上春树的生活极其规律,每天四点起床,写上五六个小时,下午跑步或游泳,读书、听音乐,晚上九点就寝,每天重复,从不改变。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信念,在写作的过程中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的写作方法,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有时候会受其他作家影响,但极少直接模仿。

白天回到现实的吉尔,喜欢呆在宾馆里写小说,以及出去闲逛,和各种人交谈。

格里耶推崇新小说,认为“新小说的目标是完全的主观性”,强调想象的重要性,需要不断更新,能激发一个人的写作欲望。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秘籍”,而大部分作家都认为,写作没有特殊的技巧,唯有多写多练这一条路可走。

作家们的生活里,除了写作,还有各种消遣爱好,更多的时候,这些爱好是枯燥写作生活的调味剂,使其放松,带来灵感。

卡波蒂最喜欢的消遣“依次是交谈、阅读、旅游和写作”。在写作之余,画画给亨利·米勒带来乐趣,格拉斯也经常通过绘画来缓解写作的疲惫,帕慕克年轻时也喜欢画画,后来弃画从文。纳博科夫最喜欢捕蝴蝶和研究蝴蝶,蝴蝶给他带来的乐趣远远大于文学灵感带来的愉悦和收获。以及以及奥斯特是一个棒球球迷,喜欢看球并思考,几乎每一本书里都提到了棒球。

四、阅读数量

斯蒂芬·金因为车祸的原因,身体虚弱遭受疼痛的折磨,却尽可能每天都写作。他向来自由发展,走自己的路,希望每天不要重复自己,拒绝认定再无新突破的可能。

村上春树的小说具有强烈的个人化色彩,小说的主题大多数是“失去、寻找、发现,还有失望,以及对世界的一种新的认识”。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和简单易懂的叙事语言,笔下的角色比真实生活的人感觉更真实。

图片来源于豆瓣

访谈中最常见的话题就是写作习惯。每个作家的习惯都不一样,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小怪癖”,但一样的是,写作都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